安徽網 ? 文娛新聞

曾記否?安徽遭遇的1991年大水中那些感人瞬間

             

○當年三河決口處

○洪水中,護送孕婦安全撤離

○《安徽省生產救災辦公室對肥西縣三河鎮災后重建的幾點意見》檔案材料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僅僅20多分鐘,古鎮三河就被淹;擋住洪流的“胸膛墻”和“草袋堤”;洪水當口降生的孩子取名“軍生”……29年前的1991年7月,安徽遭遇百年一遇的大洪水。而這些記憶,至今未被人們忘卻。

那場大洪水讓人記憶猶新

許多安徽人至今仍記得1991年從5月延綿至7月的強降雨。“暴雨一場接著一場,老天爺就像被捅漏了個口子,雨下得太大了。”提起1991年的大洪水,安徽省鳳陽縣亮崗鄉的李淑華至今記憶猶新,“漲水了,田地被淹了,村里讓我們轉移,家里的東西全丟了,我帶著兩個三四歲的孩子,在安置點住了一個多星期。”     今年65歲的徐斌是蕪湖人,說到1991年的洪水,他感嘆地說,“我家原來住在一個小圩邊,那年的雨下得沒停過,水漲得很快,圩保不住,破了圩。洪水一下就沖到了田里,稻子都淹了。家里當時唯一值錢的一個蝴蝶牌縫紉機被水淹了,生了銹,都不舍得扔。”

大家對于1991年洪水的記憶,從檔案中也能佐證。在安徽省檔案館館藏的一份1991年8月19日《安徽省生產救災辦公室對肥西縣三河鎮災后重建的幾點意見》文件中,我們看到這樣一段記載,“三河全鎮1.8萬人,報告受災倒房3906戶,倒房損失12622間,災后無家可歸14479人,占全鎮人口80%以上。”1991年7月,素有“皖中商品走廊”之稱的三河遭遇百年未遇的洪災。三河鎮因豐樂河、小南河與杭蚌河三水流貫其間而得名,這也使得當地防汛形勢極為嚴峻、險情更為復雜。7月11日下午4點17分,洶涌的洪水沖破與三河毗鄰的廬江縣楊婆圩,20多分鐘后,洪水浩浩蕩蕩席卷了三河,昔日沃土良田,頓成汪洋澤國,所有平房全部被淹沒,6000多名群眾被困在鎮內的樓上或樹梢上。

1991年,雨情罕見,汛情緊急。據了解,從當年5月起,暴雨,大暴雨,一場接一場。雨勢猛,雨量大,梅雨期長,雨區集中,江淮流域同時出現特大洪澇災害,且外洪內澇交加,水位居高不下。長江干流自7月份起,全線超警戒水位,支流洪水較大。淮河干流先后出現三次洪峰,正陽關、蚌埠最高水位分別是26.51米和21.98米。淮河以南的支流洪水達到百年一遇。當年全省夏、秋兩季農作物受災面積達8700余萬畝、受災人口4400余萬、倒塌房屋157萬間。全省38個縣城進水,4.4萬個村莊、830萬人先后被水圍困,經濟損失275億元。

乘風破浪的“逆行者”

在抗洪搶險一線,總會有一個個逆行者向險而行,在洪水面前筑起銅墻鐵壁。

安徽省檔案館珍藏著一份1992年2月27日《中共安徽省委、安徽省人民政府關于表彰抗洪救災先進集體和先進個人的決定》的檔案。該文件記載了1991年抗洪救災斗爭中作出突出貢獻的24個先進集體、13名先進個人,并給予表彰。其中,阜南縣曹集區、潁上縣王崗、六安縣羅集鄉儲渡村、壽縣張馬淠堤防汛指揮所等單位榮獲先進集體稱號,臨泉縣閻胡行政村支部書記張學友、霍邱縣陳嘴鄉鄉長梁國金、鳳陽縣亮崗鄉張作海、五河縣河頭村支部書記孫如蘭等榮獲先進個人稱號。

洪水無情,人有情。6月15日,淮河邊的焦崗湖圍堤被兇猛的洪水撕開一個缺口,湖內2萬多名群眾的生命安全受到威脅。當時的鳳臺縣委副書記、縣長孫多賢箭步上前,冒著被洪水卷走的危險,第一個跳進激流,幾十名黨員和民工緊隨其后,肩并肩組成一堵“胸膛墻”,擋住了洪流,幾千民工,迎著拍岸的洪水,打樁的打樁,裝土的裝土,筑起一條“草袋堤”。水漲堤高,惡浪終被降伏。

鳳陽縣亮崗鄉林橋村農民張作海,在抗洪救災中劃著一只小船,三下徐灣村,舍生忘死搶救出災民800人;當年57歲的孫如蘭是五河縣新集鎮河頭村的黨支部書記,為了近600名群眾的生命財產,8天8夜戰斗在船上……

安徽省檔案館館藏的一份《三河鎮司法助理員朱楊正先進事跡 舍生忘死、情灑三河》檔案,這份檔案中記載的抗洪搶險事跡讓我們備受感動。7月10日晚,三河水勢兇猛,幾個小時,朱楊正趟水轉移災民50多人。11日上午,得知三河米廠還有十幾人未撤出,他立即組織人員去救人。此時米廠積水已深達2米,去米廠停靠船的地方早已決口,洪流滾滾,大船靠不上,小船不敢靠。他到河沿找停靠的十幾只船的船員,船上不是人不在,就是不敢去,最后他找到了肥西縣航運公司職工趙葉樹。他們冒著生命危險,劃著小船艱難地來到米廠,將11人救上船,其中有的老人和小孩已在水中和腳盆上度過2天2夜了。返回路過決口處,船出現險情,差一點被洪水沖翻,幸虧船老大舵技嫻熟,船上人員安然無恙。

當天,該鎮西街有3處決口。他巡邏時,發現大家從這里路過時,稍不留心就被急流沖走。于是,他在這里扶老攜幼20多人。此時,忽聽到“撲通”一聲,一位婦女掉進急流。他毫不猶豫跳進洪流中,將她救上岸。這位婦女蘇醒后,帶著感激的淚水說:“大哥,今天要不是你救了我,我就沒命了……”在這次抗洪搶險中,他組織搶救人員500多人,他自己共從洪水中救出100余人。

軍民魚水情

哪里有艱險,哪里就有人民子弟兵。 一場大水,讓人們對軍人有了更深刻的認識,軍民之間的關系也更加親密。翻開省檔案館珍藏的1991年7月《來自安徽抗洪救災前線的報告》和1992年2月《中共安徽省委、安徽省人民政府關于表彰抗洪救災先進集體和先進個人的決定》等檔案,部隊官兵奮勇抗洪搶險救災情形,彰顯了軍民魚水情深,讓人十分動容。

7月11日夜里,廬江縣福元鄉的一名產婦,在三河破圩的前一刻被家人抬到衛生所,前腳剛到,后腳就破圩了,十幾分鐘后水就漫進了衛生所。衛生所很小,二樓只有兩間房子,產婦到時里面已經擠滿了群眾。沒有辦法,終于在午夜,把孩子生在了二樓的過道里。洪水中的衛生所缺醫少藥,產婦和新生兒都面臨著生命危險。第二天,醫生看見解放軍救人的橡皮艇經過便立刻呼救,送走了新生兒與母親,之后,孩子的父親將兒子取名為“軍生”,為的是感謝解放軍給自己的妻兒第二次生命。

嚴峻汛情不只在三河鎮。暴雨如注,洪水淹沒了定遠縣高塘湖和池湖流域的25個鄉鎮、460多個村莊,平地成了汪洋,一些未及脫身的災民,趴在高出水面的屋頂、麥垛上,十分危急。6月16日凌晨5時,一艘艘快艇駛入汪洋中的村莊。“解放軍來啦!”看到晨曦中升起的救星,災民們歡呼起來。連夜趕到的南京軍區舟橋部隊官兵聽到呼喚,他們一會從屋頂、麥垛上把群眾救上快艇,一會兒鉆到樹叢中,呼喊找人。在30多個小時內,他們在洪水中行程500多公里,共搜尋、解救174名災民和3個危重病人,將災民全部救出。

6月17日晚10時許,潁上縣邱家湖羊壩子水面上,忽然傳來了“救命”的呼叫聲。正駕駛汽艇在水上巡邏的南京軍區舟橋部隊三連官兵,立即向喊聲處加速前進。出現在指戰員面前的是:21名落水災民,抱成一團,趴在漂流的麥垛上,其中有8名群眾已昏迷過去,麥垛在急流漩渦中直打轉,馬上要散架,眼看21條生命就要被大水吞沒。水流湍急,汽艇無法靠近群眾。這時,王指導員大喊一聲:“是黨員的,上!”說完,縱身跳下洪水,戰士也紛紛下水,展開了一場救人接力戰。他們讓群眾趴在自己的背上,憑嫻熟的游泳技術,將災民全部救上汽艇。

6月16日凌晨,嘉山縣張圩鄉大高圩決堤,3300多名群眾還在堤內。滁縣軍分區領導聞訊,帶領預備役師炮團152名官兵趕到現場,一見情況緊急,官兵立即跳進激流,組成人墻,封堵決口。一層層濁浪將他們推來搡去,撞擊著他們的身軀。在冷水里浸泡長了,大家冷得發顫,浪花打來,他們鼻孔、嘴巴、耳朵,灌滿了水。但沒有一個人歪一下身子,為群眾安全撤出贏得了時間。

  □吳冰 王付微 何芳芳


新安才匯云
返回頂部
凤凰快3下载app